首 页  
 阳光检务
本院概况
领导班子
办事指南
行贿查询
网上申诉
举报平台
代表委员联络平台
律师阅卷申请
留言板
联系我们
 通知公告 更多
· 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2018...
· 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2018...
· 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2016...
· 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
· 2017年公开招录聘用制司法辅...
· 青秀区人民检察院2017年预算...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检察院
正义网
平安广西网
南宁法制网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调研
把好监督之门,促人民检察院刑侦监督的改革
时间:2015-07-30  作者:  新闻来源:  【字号: | |
  

把好监督之门,促人民检察院刑侦监督的改革

     ——以检察院对公安刑侦监督的缺失为切入点

  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 何长乐

  内容摘要:人民检察院是我国专门的法律监督机关,宪法赋予其侦查活动之监督权,与其他的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处于平等的法律地位。当前,我国已拥有自己一套完整的侦查监督体系。然而,司法实践中不断涌现的一宗又一宗冤假错案揭示了人民检察院在侦查监督,尤其是对公安刑侦活动的监督过程中,依然存在着诸多不足。文中开篇即通过引入浙江叔侄奸杀冤案,反思公安刑侦中造成冤假错案的主要原因,进而分析检察介入监督是符合我国依法治国策略和司法体制改革精神的,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控制与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创新侦查监督工作的一年,有必要进一步推动现行检察院对侦查活动监督机制的改革,从源头把关,保证过程的合法与公平、透明与正义。

  关键词:公安刑侦 冤假错案 法律监督 法治与改革

  一、前言

  今年是我国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全面深化改革的第一年,是全面实施“十二五”规划的关键一年,也是侦查监督工作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全面开创新局面的一年。

  199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法》的通过,标志着我国检察官制度的正式确立,堪称我国检察制度建设的里程碑。该法规定我国检察制度的主体是人民检察院,确定了人民检察院属于公安刑侦中的法律监督机关,与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处于平等的法律地位。为贯彻落实全国检察机关第四次侦查监督工作会议精神,保证刑事诉讼的顺利,维护好当事人正当权益,应当不断深化公安刑侦监督改革,从源头监督控制与减少冤假错案的发生,以共筑和谐、稳定的法治环境。

  二、警世鸣钟:一宗奸杀冤案引发的思考

  (一)迟来的正义——浙江叔侄奸杀冤案

  一片好心,十年冤狱,全拜神探一手所赐。2003518号晚,张高平与侄子张辉出于好心让17岁的王某搭顺风车去杭州,到杭州后女孩下车,他们继续赶路去上海。但第2天,杭州市西湖公安分局接报,辖区内一水沟内发现搭顺风车王某的尸体。几天后,杭州警方将二张抓捕“归案”,通过“突审”张氏叔侄,获得了该案“无懈可击”的“铁证”。2004年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张辉、张高平犯强奸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以强奸罪判处:张辉死刑、张高平无期徒刑,二审改判:张辉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张高平有期徒刑15年。2013年真相大白,法院再审认定原判定罪、适用法律错误,推翻了该案原一、二审结论,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当庭释放。

  (二)离奇冤案背后隐藏的检察院对公安机关刑侦监督的缺失

  关于不公与判决,培根有句名言:“一次不公的判决比多次不公平的举动为祸尤烈,因为这些不平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的判决则把水源败坏了。”而判决离不开证据,证据又离不开侦查,侦查中又不能少了监督。上述案件中,据当事人回忆他们均不同程度地受到刑讯逼供而屈打成招。虽然冤案终沉冤昭雪,国家也为此付出了巨额的国家赔偿费,但是,这些迟来的正义还算不算正义?同样的冤案,实践中却比比皆是,如“包头王本余案”、“河北聂树斌案”、“河南赵作海案”、“蒙古呼格吉勒图案”等等。

  痛定思痛,这些离奇冤案的背后却有着惊人的相似点——犯罪嫌疑人都是非因自愿作出了“有罪”供述,并因此被定罪或被变相羁押。更为离奇的“躲猫猫案件”,蚊子咬出了“疑凶”李志平,公安机关除刑讯逼供获得了认罪口供,同时匪夷所思的是侦查机关居然为了破案,伪造了凶器和掌纹鉴定报告。孰不知,国际社会早已确立了任何人不得被迫自证其罪”的刑侦规则。试想,如果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能及时受到检察机关的有效监督,是不是能够减少甚至控制此类冤案的产生?

  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侦查机关在调查案件的目的是还原当时当地的客观事实,而还原事实需要证据串连成证据链才能实现。侦查机关既有权力搜集犯罪嫌疑人罪轻罪重的证据,同样有义务收集犯罪嫌疑人罪轻或者减轻情节(例如自首、立功、年龄或者危害性等)的材料。但是,在实践中,作为主要侦查机关的公安机关往往忽略关于犯罪嫌疑人可能无罪或者罪轻等情节。“犯罪嫌疑人应当有罪,如何证明其有罪”的思想侵袭着侦查人员的头脑,而“犯罪嫌疑人可能无罪”却被抛于脑后。而对于此普遍现象,作为侦查监督机关,检察院恰恰也抱着这样的心态,对于公安机关的侦查活动多数是默认合法合理。这样种种离奇的冤假错案背后折射出的问题,不得不令人痛心反思:其一,公安侦查破案是凭主观臆断,还是讲究客观、合法的原则依法侦查,以求案情再现?其二,公安与人民检察院虽然处于平等的宪政地位,但是实际上双方依然实力悬殊,检察机关监督权实践中是如何贯彻实施的?其三,我国刑侦监督机制尚不完善,对公安机关刑侦过程监督力度有待加强,检察院的事后监督远远不足以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为了从源头上控制冤假错案的再次发生,人民检察院有必要对我国公安刑侦过程进行监督。

  三、齐头并进:检察机关介入监督公安刑侦过程的必要性分析

  侦查是提起刑事诉讼的前提基础,直接决定着刑事诉讼的全过程。侦查是侦查机关为了案件事实再现而从事的一种有组织有纪律的调查活动,其主要内容是寻找与案件相关的证据,所以侦查决定了公安机关是否有证据证明嫌疑人有罪与无罪,以及罪行的程度为何;并且,侦查的结果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检察机关进行审查后决定是否对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

  (一)过度追求破案率——公安机关侦查活动合法性遭受拷问

  在我国,除法律特别规定外,公安机关是最主要的侦查机关,而检察机关对于法律明确规定的自侦案件行使侦查权。从资源优势的角度而言,公安机关作为主要的侦查机关,其集中了充足的侦查人力资源、物力资源,对侦查活动也拥有更丰富的实践经验和更新的科技侦查手段和工具;但是,从法律知识、保护人权意识以及证据搜索和集中意识方面,公安机关作为侦查机关较为缺乏。在实践中,公安机关很大程度上为了“破案率”而忽视证据、忽略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的保障时有发生。公安机关往往以破案率作为主要的考核方式之一,因此,在追求破案率的强大利益驱动下,公安机关负责侦查的人员不自觉地枉顾法纪,利用各种威胁甚至不正当的、非法的侵犯人权的手段或强制措施,威逼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而犯罪嫌疑人自身为了免于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无奈之下不得不对此“强悍的公权力”低头。违法取证引起各种冤案屡禁不绝,而当事人含冤入狱数年,有些可能终等到了真相大白之日,而有些,也许一辈子都未等到翻身之日。这样的冤屈,带给当事人及其家人一辈子的苦难和痛苦的回忆,也不断地发出拷问侦查合法性的声音。

  (二)控制冤假错案——公安机关侦查活动需检察机关有机介入

  法律规定,检察机关除对自侦案件享有侦查权外,还承担着审查起诉、审批逮捕以及法律监督等职能。公安机关属于我国的行政机关,检察院对我国的官员、行政机关的行政行为以及司法机关的司法行为均有权进行合法合理性监督。为防止公安刑侦中冤假错案的再次发生,由检察院介入监督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是非常有必要的。

  首先,公安刑侦体制需要侦查监督的介入。实践中,“侦查人员在执法办案中重打击轻保护、重实体轻程序、重口供轻其他证据、重有罪证据轻无罪证据等错误观念和执法陋习依然存在”,往往为了打击罪犯忽视了程序的公正。而且,一般侦查人员都自认为是“正义的化身,罪犯的克星”,如上述浙江叔侄奸杀冤案中,侦查人员聂海芬带着有罪的眼镜开展公安刑侦,不注重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保护。

  其次,检察机关是保证公安刑事侦查过程公平合法的重要守护者。检察院对公安机关的侦查监督,顾名思义,是指在公安刑侦过程中,人民检察院对于侦查机关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实行的监督。人民检察院介入刑侦过程,是其行使法律监督权的重要表现和重要手段,完全符合侦查监督的直接目的与宗旨,保证侦查活动的顺利进行,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如果缺乏侦查监督,违法取证现象将大肆猖狂,甚至会出现侦查人员“分身”、当事人被变相逼供、违法强制等怪现象。单就刑讯逼供后果而言,无辜者处于比罪犯更坏的境地。侦查监督一旦发现这些非法取证,则将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保证公安刑侦过程的公平、合法与透明。

  最后,侦查权的过分独立可能为冤假错案提供生长的沃土。权力不受限必然被滥用,侦查权作为国家公权力的一种,理应受到多方面的监督与控制。法律虽然赋予了检察机关侦查监督权,但却未明确具体规定的操作流程和保障机制,而且“我国过度地强化侦查机关的职能作用,忽视了对犯罪嫌疑人的权利保障”,以致侦查监督工作十分被动。同时,法律虽然规定了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属于平等的法律地位,但是事实上公安机关与检察机关双方实力悬殊,公安的侦查权、检察院的公诉权被过度地强调,而检察院的监督权被严重忽视。这样就可能出现公安侦查机关为了破案,不惜一切代价,包括采取“刑讯逼供”或变相刑讯逼供、变相羁押等强制措施,最终酿成冤假错案,这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侦查权的滥用、侦查监督权的不到位。侦查监督部门主要集中对于审查批捕阶段的监督,且是书面性的监督,而对于批捕后到审查起诉阶段的侦查活动的监督处于空洞状态,而依赖于事后监督。这就造成了许多侦查活动其实是游离于侦查监督之外的,例如,最常见的非法证据排除的监督。

版权所有: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青秀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广西南宁市茶花园路19号   邮编:530022  电话:0771—5502516、5502519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ICP备10217144-1号  技术支持:正义网